16年前我和妻妹一次出轨

时间:2010-01-04 08:53来源:未知 作者:两性编辑

 


 

  男人一次“未遂”的出轨,在多年后被重新提起,让他愧疚不已,更让女人跌入痛苦的深渊。

  涛宜找我讲述,起因是3月2日我写的一篇讲述《爸爸妈妈,请给我一个安稳的家》。他说,这篇文章让他的老婆“一夜之间变了样”。

  为此他不远数百公里,带着全家福照片从Y市赶到武汉。夜里十点上车,凌晨三点下车,长途夜班车让涛宜的脸色泛黑,再加上他用一口浓重的方言喃喃自语“真是丢人啊,说不出口啊”,整个人像裹挟着一股寒气而来,让早春的阳光也黯淡几分。

  风乍起,吹皱平静生活

  3月2日,老婆贞桦(化名)像往常一样看你们都市报。看完后,她闷闷不乐起来。我问她,她便指着这篇文章说,这个伢的爸爸跑了,不管他们姐弟,我们也有几个伢,但我们不能离婚……

  她的话让我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。我拿过报纸一看,看到文章中说那个爸爸好像有外遇时,顿时便心虚了。果真,她对我说道: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的丑事?她所说的,是指我的一次酒后失态,已经过去很多年了。我一直以为她不知道。

  听到这里我明白了几分。太多太多的时候,我们都能从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迅速联想到自己,尤其是一方的不忠,会像一个瘤紧紧依附在另一方的体内,虽然平时似乎将它忘记。

  她逼问我,问得很细很细,要我完完全全地讲出来。一副绝不善罢甘休的样子。

  见她少有的认真和动怒,我便竹筒倒豆子了。

  结果从这天晚上起,她便变得情绪低落,动不动就发呆,还一个劲儿地抹眼泪。要知道在以前,她整天乐呵呵地忙进忙出,跟我和孩子们也是有说有笑的。即使是我有时候喝酒耍酒疯说了过头的气话,她最多生一天气也就好了,第二天照样快活地过。

  我跟她道歉,求她原谅我,她就不停地说:现在孩子小,我们不可能离婚,等他们长大了,我就单独一个人过。说急了,她还骂我道貌岸然,不顾伦理道德,是个“骗子”,是个“披着人皮的狼,骗了她十几年”。

  可以说,我们很少这样激烈地争吵过。

  那一夜,终究悬崖勒马

  “你老婆的情绪波动为什么这么大?”我问涛宜。他搓着手低着头,面露难色,结结巴巴冒出一句:“是我有那个动机,是我错了……”

  那是1992年的事,贞桦刚生了老二,住在老家。有一天她妹妹来我家里,正好我喝了酒,就有点恍惚和冲动。她这个妹妹跟她完全不一样,属于爱玩、不听话、让人操心的那种女伢。当然还是怪我,是我有那个动机,是我勾引的。不过最后一刻我突然惊醒了,赶紧穿好衣服,连夜让她妹妹走了。

  事后我非常后悔,但也庆幸自己悬崖勒马没有错到底。这些年来,我一直以为老婆不知道这件事。这次争吵我才晓得,老婆的妹妹后来在一次和她顶嘴时,说起了这件事。当然,她妹妹只是很隐晦地说了一句:他不是好东西,你的日子也不好过!但我老婆当时并没有太在意,因为在她心里,我绝对不是那种人。

  这一次,我原原本本向老婆交待了整件事情的经过,丝毫没有隐瞒。

  这些年来,这件事情也偶尔在我脑海里出现。我以为我老老实实地讲出来,可以打消贞桦内心的疑虑,殊不知,讲真话却引爆了一颗旧炸弹,炸得我内心的羞愧深深地折磨着我,炸得老婆对我的信任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她说我在说假话,在耍滑头,在轻描淡写。但天地良心,那晚的事实就是那样。

  贞桦开始怀疑一切,打倒一切。我婚前曾经谈过几次对象,都因我个子矮没谈成,现在,这些事却被她说成了道德败坏,作风有问题;甚至我跟她的一个女同学说过一次话,也被她说成居心不良、图谋不轨。

  我能够理解她,这件事情的打击对她太大了,因为她曾经那么信任我。

  二十年,老婆任劳任怨

  我和贞桦是在1989年结的婚,说起来快20年的夫妻了。她个性好强,人品正直,生活朴素,从来不化妆,也不穿得稀奇古怪;她勤俭持家,里里外外是一把好手。

  我比贞桦大10岁,从小在一条街长大。跟贞桦结婚前,我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史。再加上我人矮,贞桦算是下嫁了。而且,她是告别亲朋好友、孤身一人随我从四川来到湖北的,最初,她严重水土不服,但她从来没有抱怨过。

  尤其是我母亲,让贞桦这个做媳妇的受了不少气。我母亲性格古怪,脾气暴躁,常常会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对贞桦大发雷霆,指着贞桦的鼻子骂骂咧咧,摔东摔西,有时候连我都看不下去了。但贞桦从不往心里去,总是骂不还口,事情过了还是“妈妈”“妈妈”亲热地叫,对我母亲万般尊敬。她就这样忍耐了十年,直到我母亲去世。

  以前,我喜欢喝酒,喝多了就爱发脾气,对贞桦横挑鼻子竖挑眼。但她顶多生一天闷气,从不跟我搞什么“隔夜仇”。

  涛宜突然话峰一转,很认真地看着我说:“喝酒真的很害人。我以前因为家庭琐事染上了借酒浇愁的恶习,但现在我已经戒了一年多了。”

  我们有三个孩子,光照顾三个孩子的吃喝拉撒,就够贞桦忙的了,她还要帮我照看店子,打理生意。可以说,她是个贤妻良母,是个好媳妇。所以除了那件事,在这些事上,我对贞桦也觉得亏欠。她是那么好的一个女人,却因为嫁给我受尽了苦。这些天来,看着老婆的泪水,我心里也非常难受,甚至想以死谢罪。

  我很看不惯现在社会上的一些不正风气,找情人,包二奶等等。除了那件事,我再也没有出过任何轨了。现在,在她面前,我觉得自己很肮脏。我很后悔,很羞愧,真的希望我的生活中从来没有出现那件事。

  我愿意接受老婆的任何惩罚。为了孩子,我们现在可能不会分开。但如果以后她提出离婚,房子、财产我都不会要。

  我不知道老婆会不会原谅我,我感觉我就要失去她了,失去幸福了……

  除了夸老婆,涛宜一直不停地自责。直到告别前,他还在问我,他是不是一个有罪之人?他该怎么办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