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再遇初恋 我一定给他个大大的拥抱

时间:2010-02-26 11:21来源:未知 作者:两性编辑

  通过电话传来的声音,依冉听起来像是一个开朗的女人,但故事中的她却多愁善感。一段青涩时期的初恋,在时间的催化下,在依冉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……

  相识相恋

  我是江西人。因为要照顾弟弟妹妹,我8岁才上小学一年级。这样算下来,初三那年我已经16岁了。就在我16岁的那个春天,我遭遇了自己的初恋。

  其实我是个晚熟型的女孩儿,直到今天我都觉得自己的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小很多。在那之前,我只是一个除了学习,一有空就帮父母干活的乡下女孩,不漂亮,也不爱打扮,情感教育一片荒芜。

  他是隔壁班的班长,长着我们南方人少有的高个子,很英俊,学习非常棒。他舅舅是我们的物理老师。我和他一起参加过学校和县里的比赛,算是认识的,但是没单独说过话,当时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要接近他。我本能地认为与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他帅成那个样子,不知迷住了多少女生。可是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呢?遥不可及。

  然而就在我16岁的那个春天,在暮色霭霭的黄昏,他却主动向我走了过来,毫无预感。那天跟平时一样,晚饭后上自习,不知为何学校突然停电了,久等也不来电。我家离学校不过百米,于是我起身回家,走到校门拐角,一个声音突兀地在我耳边响起:“依冉。”我下意识地答应了一声,旋即猜到是他。“没电了,去你家看电视好吗?”说着他走近了些。我看不清他的表情。不过奇怪的是,听他的语气,好像跟我是相识多年的朋友。

  一刹那,我简直有点受宠若惊,但表面我依旧平静,我说:“学校没电,那我家也没电。怎么看电视?”说完,我若有所思地走了。

  回到家,家里真的没电,干坐也是无聊,我想起那段时间正在热播的港台剧《流氓大亨》,于是就跑到了同学小梅家看电视,她家离我家很近,家里有一台小型发电机。

  就在小梅家,鬼使神差我又遇到了他。他看到我的时候是什么表情,我自己又是什么心态,关于这一点,我毫无记忆,好像在看到他的瞬间我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抛到了脑后。我们一起看电视,坐得很近,不知什么时候,我的手已经被他握到了手里,平生第一次,我羞红了脸。那天的电视节目是什么,我一点也不记得,因为直至片尾曲响起,我的手还被他握着。他的手指来来回回地触摸着我的手掌,体温一阵阵地传到我的心窝,感觉别样的温暖。

  那晚,我失眠了。我反反复复地回想之前的情形,真的像做梦一样。他喜欢我吗?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拒绝?那么我也喜欢他吗?一直喜欢而不自知?我辗转反侧,把手放在脸上,脸在烫,放在心口,心在跳。我不是往常的我了。多年以后回想那一晚我的变化,我明白那就叫情窦初开。

  我明显地变得多愁善感起来。我身不由己地开始追逐他的身影。下课时他从我们班经过,捕捉到他温柔的目光我才心安;做课间操时无数次回眸,只为看他;找借口从他门前经过,为的也是看到他。

  我最温馨的记忆是有一次他放弃周末回家,留在学校,我呢,借口拿书去见他。我们在教室里见了面,也不知说什么,只是怔怔地彼此看着。他当时身边还跟着个死党,一看我们这样,恍然大悟地冲我说:“原来新仔喜欢你!”我像当头被人给了一棒,仓皇又颇觉不舍逃地走了。

  相思成灾

 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段时间,眼看就要中考了,学校搞了个毕业晚会。我在台上唱《又见炊烟》,目光越过各式各样的人群,我看见他站在远离人群的一个角落,用一种无法形容的眼神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我。迎着他的目光,我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。

  我这样的情不自禁,老师一定也看出什么来了。有一次我装作去洗手,这样会经过他们班门口。老师跟了出来,他假装漫不经心地对我说:“要中考了,可不能分心呀!”大白天被老师看穿心事,我一时愣在了那里。没错,以前我可是个不用老师操心的好学生呀!如今我这是怎么了?老是想着他,一心就想见到他,我该怎么办才好?他是不是也受到了老师的棒吼?抑或是他自己忽然意识到了什么?我不得而知。反正之后的事实就是,这场朦胧的初恋似乎变成了我一个人的单相思,所有的期待都再也没有了回应。那段时间我感觉特别无助。虽然表面上跟平常一样,但是内心却承受着本不应该是我那个年龄承受的苦闷。

  幸好不久就中考了,因为爸爸是老师,我的第一志愿报了师范。然而天意弄人,我这个语文常考全校第一的人中考的语文成绩居然不及格。这样一来,虽然我总分超了30多分,但上不成师范不说,连一高也进不去了,后来我被镇上的一所高中录取。而他如愿上了一高。至此,我俩天各一方。

  说收心就真的可以把心收回去,老实说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,反正我做不到。我的感觉还在,而且似乎越来越难以自拔,只是由相见变成了相思。白天还好,到了晚上,下了晚自习,脑袋里装的全是他的音容笑貌。我得想着他才能入睡,这几乎成了我每晚必做的功课。

  我学会了顾影自怜,开始为自己的外貌自卑;有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仔细端详起自己的手,似乎他的到来与离去都与这双手休戚相关。是不是我长得不美?是不是我的手长得难看?我经常陷入这样的迷茫中。因为这样,我变得空前地在意一个人的手,干净的,白皙的,修长又肉感的,我喜欢这样的手。我女儿出生时医生抱给我看,我没有先查看女儿四肢是否健全,反而先抓到她的小手,看到指甲窄窄长长,小手指粗细分明,真如细葱一般,觉得很安慰。当然这是后话。

  高中三年,我基本上在这种状态中度过,人变得忧郁而敏感。他偶尔会过来,但并不是来找我的。他总是跟我同村的一个同学一起在我眼前晃一眼就走了,而这样远远地看他一眼就可以安慰我很长时间。很久以后我听人总结说:有才气的女人吸引男人,漂亮的女人诱惑男人,但是有心计的女人才可以抓住男人。至理名言呀。也许在他眼里,我大概只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有些才气的女人吧,所以结局不过如此,不醒的是我青春的梦。

  相对无言

  高考我落榜了。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学校不怎么样,我还心猿意马,在那个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年代,怎么可能考上大学?父母不甘心,因为我平时的成绩总是排在全班前几名,他们送我到一高复读。没想到他也在复读,而且就在一墙之隔的邻班。

 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。是的,我自己又不可名状地回到了从前,因为我自始至终就没有忘记过他。我假装看不到他的变化,不愿承认物是人非这个事实。他站在走廊,我的眼光去找他的背影;他在教室,我的耳朵去倾听他的声音。有时上下楼梯碰到他,去吃饭的路上遇到他……他的身影从早到晚在我眼前晃动,他却依旧淡淡的。有时传来关于他的一些流言,使我心中充满了幽怨,简直令我无法忍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