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男少女如何度过性待业期

时间:2010-05-26 11:02来源:未知 作者:hao22编辑

  

  所谓 “ 性待业期 ” ,指的是从性成熟开始到结婚这一段时间,也有专家称之为 “ 待婚期 ” 。

  根据人口学研究表明,在 20 世纪的 100 年间,每过 25 年,少男少女的性成熟期就会提前一年。在上个世纪初期,性成熟期一般是在十六七岁,而到了上个世纪末,已经提前到十二三岁。

  此外,随着人类受教育程度的普遍提高,年轻人结婚的年龄正日益推迟,上世纪初的时候,婚龄一般是在 20 岁左右,而到了上世纪末,却推迟到 26 岁以上。而且,有相当部分观念 “ 新锐 ” 者当婚不婚、当嫁不嫁。

  在 “ 性待业期 ” 日益延长 (10 年甚至更长 ) 的今天,处于 “ 性待业期 ” 中的年轻人的性态度、性观念又是怎样的呢?

  ×× 大学曾就相关话题在大学生中进行过调查,在 “ 拉手 ” 、 “ 接吻 ” 、 “ 爱抚 ” 、 “ 性交 ” 、 “ 同居 ”5 项恋爱行为中,半数以上的男生选择了 “ 同居 ” ,而女生则普遍认为 “ 接吻 ” 和 “ 爱抚 ” 是很正常的。同时,在另一项关于 “ 恋爱是否以婚姻为前提 ” 的调查中,几乎所有的学生都选择了 “ 不确定 ” 。

  湖南长沙一份抽样调查显示,在被调查的大学生中,超过一半的人同意婚前性行为,超过 30 %的人认为可以有多个性伙伴或婚外情。

  而广州市穗港澳青少年研究所也做过一次类似的问卷调查,结果是,每 100 名中小学生中,有近 3 人在过去一年中有过性行为。

  一方面是性观念日趋开放,另一方面是 “ 性待业期 ” 日益延长,在这种情况下,年轻人如何健康、安全地度过 “ 性待业期 ” ,并最终 “ 着陆 ” 在幸福的婚姻家庭中?这是全社会不得不关注和重视的问题。

  【故事一】不设防的同居

  蓉子大学毕业后,只身到深圳一家公司工作,几个月后认识了比她大两岁的男友汪。之后他们几乎天天约会,几个月下来,两人都暗暗感到消费太大。于是,汪退掉单位宿舍,在外租了一间可以做饭的单间。从此,下班后,蓉子就去汪处与他共同做饭、吃饭,然后手挽手地去拍拖。

  不久,他们又在小屋添置了电视、 VCD 和音响。此后,每天饭后相拥在一起看电视、看碟,便成了必然。有时看完一部片子,时间已经很晚了,汪不想送蓉子走,而蓉子内心也真的不想走。但因为蓉子住的是单位的集体宿舍,她怕不回去同屋的同事多嘴,所以,每次都难分难舍地坚持让汪送她回去。后来,蓉子发现同宿舍的两个女孩也经常不回去住,而另一个房间的女孩,还让男友留宿。

  蓉子把这些情况告诉了汪,汪只说了一句: “ 你纯洁、理性得让我害怕。 ” 蓉子一时弄不明白,汪又说: “ 现在谁去管别人的私生活啊?谁不是二十几岁该嫁人的年龄啊?她们听命于自己身体、情感的需要而生活,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? ” 蓉子不笨,她听懂了汪对她婉转的指责和向她发出的暗示。一天,看完一部美国大片后,蓉子站起来想走,汪一把抱住她请她留下,还对她说了好多缠绵的话,蓉子一阵激动,也就听从了身体和感情的意愿留下了。

  从此,蓉子搬出了集体宿舍,大大方方地与汪同居了。工作第二年,蓉子转正后,便向汪提出了结婚的愿望。但汪考虑问题比较长远,他要求蓉子去读在职研究生,而他也报了广州一所学校的 MBA 班。这样一来,他们白天上班,晚上和休息日上课。只有在深夜,才回到汪的小屋团聚。这样的日子倒也充实有质量。

  同居两年多后,蓉子意外怀孕了,汪毫不犹豫地要蓉子去医院流掉了孩子。之后,蓉子开始吃避孕药,但由于不适应,她常常感到胃不舒服;想去医院上环,她又怕医生要求出示结婚证;要求汪用套避孕,他又表示不习惯。最后,蓉子只好冒险通过推算安全期来避孕。但人算不如天算,她又再次怀孕了!而这时她正准备参加全国研究生的英文统考和写毕业论文,单位也正准备提拔她,权衡之下,她又一次在汪的陪同下做了人流。但这次手术很不成功,她流了一个多月的血才止住。等拿到硕士文凭的时候,她已经瘦得皮包骨了。

  但不管怎样,他们的婚姻在蓉子做了硕士不到一个月后,终于修成了正果。眼看条件比较成熟了,他们也准备要孩子了。但这次却怎样也怀不上。去医院检查才发现,原来蓉子的两边输卵管都堵塞了。她不得不每天吃药,每周上医院去扎针,但还是不行。蓉子内心深处既担心病治不好一辈子都不能再要孩子;又怕汪因此会离她而去!因为汪家里三代单传,他现在整天为要不到孩子而唉声叹气。 “ 好像现在怀不上孩子责任全在我似的。 ” 蓉子委屈地对记者诉苦。记者问蓉子对过去的同居生活有何感想?她不假思索地说: “ 教训太大了。第一,不该同居;第二,如果选择同居,就要学习有关的生殖健康知识。如果我当时具备一点这方面知识,身体可能就不会受这么大的伤害,这样,也不至于到现在也没有孩子。 ”

  【故事二】性放纵留下的心灵恐惧

  罗先生十几年前大学毕业后,就满怀信心地要和相恋了几年的同班女友走上红地毯。谁知女友却拒绝了,并很快远嫁到了国外。罗先生从此有了一种 “ 除却巫山不是云 ” 的感觉,任什么样的女孩出现在面前,也不为所动。他心里很明白,留不住女友是因为他穷。为此,他暗下决心要出人头地,要事业成功,要让女友后悔一辈子。之后的几年,罗先生拼命工作,很快就事业有成,买了房,还买了车。寂寞的时候,他会约会女孩,他请她们吃饭、喝酒,还请她们参观他的单身 “ 豪宅 ” ,如果对方不拒绝,他也会留对方过夜。他并不是想要婚姻,所以,他专挑个性开放、 “ 想得开 ” 的女孩来往。几年下来,他便有了不少性伙伴。但他们相处的时间都不长,最长也不会超过半年。

 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,难保不湿脚。一天,他突然感到下身不适,到医院检查,发现是得了一种难以根治的性病。他坚持治疗了几个月后,病情得到了控制,但医生告诉他,这种病较难根治,私生活一定要注意。偏偏在这时,他遇到了一个真正让他动心的女孩,对方也对他很有好感。已过三十的他不想放过这个机会,但考虑到自己的病,他又很担心。既怕对方发现他有病,又怕婚后会传染给她。所以,恋爱期间他过得非常辛苦,一边要在女友面前装得轻松愉快,一边又要偷偷往医院跑,不惜血本地治疗。一年多后,他的病征基本消失了,医生说他可以结婚了,但还必须坚持服药,而且 3 年内不能要孩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