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婚当天她和同事上了床

时间:2016-02-02 10:26来源:未知 作者:sexjk

  如果真有命运一说的话,我想我大概就是最命苦的那种女人。从大学毕业开始,我就一直在公司的一线部门工作,相当辛苦。虽然收入上还不错,但工作强度是不言而喻的。加班是经常的事,遇上销售旺季,有时候通宵达旦做事。即使在我怀孕那段时间,依然没有停止过日夜操劳。

  丈夫陈凡一直在一个小小的机关里做一个小小的职员,过着没有追求的生活,可他又甘于这么安分守己过日子。

  每当精疲力竭时,我挺羡慕那些全职太太,她们每天养养花,弄弄草,过得悠闲、自在。可我哪有这个福气,200多平方米的房子和价值40万元的轿车都是按揭买的,我不拼命工作,他一个人能把这些债务扛起来吗?

  很多次,陈凡对我说:“我们可以将生活搞得简单一点,现在不是倡导简单生活吗?”我嗤之以鼻:“你可以简单生活,可小莫呢?小莫每个月两千多块的开支谁来负担?再加上特长班的费用,你那点薪水够吗?”陈凡哑了。

  为此,我们之间的矛盾也渐渐显山露水。彼此也逐渐冷淡起来,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,他有了小薇。小薇24岁,年轻秀丽,性格温顺,身份为白衣天使,父母都是下岗工人。

  据说,男人眼中最 性感的职业就是护士。我想,陈凡爱上小薇一定是被她温顺的性格所吸引,而这恰恰是我的欠缺。

  现在想起来,事业成功后的我的确没有考虑过陈凡的感受。是的,女人远比男人更容易骄傲自满,男人往上一看,比自己强的人有的是,所以不敢自满,赶紧继续夹起尾巴做人;女人环顾四周,成功的女人不多见,自己便是一枝独秀,傲气和霸气油然而生,而男人偏偏不喜欢这样的女人。

  在婚姻生活中一直处于强势的我哪能容得下陈凡的背叛?我要求离婚,我要让他净身出户,一无所有。

  关于女儿的抚养权,我和陈凡争执不下。在我们的家庭里,我和陈凡一直扮演着严母慈父的角色。我对小莫各方面要求相当严格,而陈凡对女儿放任自流,以至于女儿经常盼望着我出差,她曾对老师说:“我妈妈一出差,家里就是我的天堂。” 陈凡说我在教育女儿方面不人道,我辩解:“不吃苦中苦,怎能成为人上人?”“一个人的童年光阴是短暂的,长大后,就有了无尽的烦恼和负担,就让孩子的少年时代过得轻松、快乐一些吧!”陈凡的口吻充满了乞求。由于争执不下,我们把选择权交给女儿。“爸爸妈妈因为工作的关系,要分开住,你跟谁?”女儿兴奋地 “耶”了一声,大声叫道:“我跟爸爸,我跟爸爸。”将女儿支走,我对陈凡说:“小莫是因为不知道我们离婚,才这样选择。我们告诉她实情吧,让她在知情的情况下做出选择。”

  陈凡不同意,怕伤害了女儿。我不管,单方面告知女儿实情。女儿小声地哭了一阵, 然后幽幽地说:“我还是跟爸爸。”我忍不住放声痛哭。陈凡安慰我:“女儿不管在哪里,你都是她的妈妈,你想她了,就去见她。地球都成了一个村子,更何况我们住在同一座城。”

  我不忍心让女儿没有一个漂亮的家,更不忍心让女儿每天挤公交车去幼儿园,因此我打算把房子、车子和家里一切贵重的东西都留给陈凡。

  半夜里的一声尖叫

  为了上班方便,办理离婚手续之前,我在公司附近的富华山庄租了一套漂亮的小公寓。

  早早地就带小莫来看了一次并给了她一片钥匙,告诉她,以后想妈妈了就来这里看妈妈。小莫见我们真要离婚,突然感到一种极大的恐惧,哭着求我:“妈妈,你们能不能不分开?我爱你们。”女儿的话像刀子似的刺疼了我的心。可不离婚,我又如何能接受他背叛我的事实啊。